她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孔雀女神,但又有谁知女神背后的心酸
2018-10-10 12:50:58
  • 0
  • 0
  • 0
  • 0

如同云南的女巫辟嫫,生下来就是为了在天和地之间用歌舞的形式来传递消息,对于杨丽萍的民族来说,舞蹈无处不在。

对每一棵小草都要有感情,年过五旬,普通女人在这个年龄已经开始经历更年期。而杨丽萍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却还停留在少女时代,“去看过医生,说我的指标在 38岁,大概是因为跳舞,荷尔蒙、骨骼等指数都还不错。”

看到美丽的石榴树还是敏感、兴奋,对美好的事物,有孩子般的感悟力和追求心。

坐在露台上,杨丽萍指着洱海的水,“你看边上的水印,往年有那么高,今年太旱,洱海边好难看。加上各种生活用水都倾倒在洱海,所以水也不够清透。”

尽管是表示遗憾,从她凝视洱海轻波的眼神,还是看得出对家乡的热爱和怜惜。“母亲从小教导,对每一棵小草、每一棵石榴树都要有感情。”

母亲杨鲜果是傣族人,独自一人拉扯四个儿女。她质朴的教育理念既鼓励了杨丽萍的成长之路,又给现在的她造成些许生活上的困扰。

“小时候妈妈带我去看病,医生问名字,妈妈说不会写她的名字,然后就大声报名字,我叫杨鲜果,仙人的仙,水果的果。我就把头低得很低,心里想天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难听的名字?现在我觉得,这个名字太美了,我还特意为其中一座房子取名 “鲜果庵 ”,特意盖了给我妈住,结果她一进去就开始钉钉子,把赵青设计制作的木雕全部钉坏了,在她的心目中,房子里必须钉钉子。”

因为父母离异,杨丽萍小时候家境贫寒,从开始记事的时候,就要为全家人做饭,放学回家要采蘑菇、干农活,基本上在家里就不能停顿。“妈妈如果看到我闲着,就会命令去扫地,扫过了再扫一遍。”

白族村寨里的年轻人每晚都聚在篝火边,以载歌载舞的方式结束一天的生活,有月亮的夜晚,他们还会跑到河边跳舞欢唱。杨丽萍从小就喜欢跳舞。一天傍晚,她正要和小伙伴们一起出去跳舞,妈妈拉住她,在她手心里画了一只眼睛。妈妈对她说:“手连着心,手心里的这只眼睛就是心灵的眼睛。你长大了,要学会用心灵的眼睛去看世界,去感受舞蹈,你会有不一样的发现。就像我们眼前的生活,虽然很艰苦,连双像样的鞋子都没有,但我们拥有青山绿水、星星月亮,上天对我们已经很慷慨了,我们很富有。”

说话间,杨妈妈来送鸡汤,满满一大碗,飘着厚厚一层油,一定要站在旁边看杨丽萍喝下去才肯走。“没办法,我妈就是这样。比如她常常逼着我每天吃 7个鸡蛋,说我太瘦了,瘦得像个鬼一样,要多补充营养。我跟她说过无数遍,人体一天只能吸收两个鸡蛋,吃多了也没用,甚至用很生硬的话告诉她这是在害我,跳舞的人怎么能这样猛吃?她不行,必须吃,越多越好。”

有段时间把母亲接去昆明同住,结果母亲把工人全部赶走,“她一定要自己动手,闲不住,说请工人浪费,怎么说都不听。”这样的时候,“也会不高兴,但过一会儿一想,这是你的母亲,从小这样教育我们长大的,有什么好生气的,不是讲道理的事情。”

“8岁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来,我看到妈妈在和邻居吵架,老三老四也在跟着吵。我赶快上去问怎么回事,我妈说,女儿啊,他们太欺负人了,他们家的鸡吃了我们的芭蕉树。芭蕉树是我们白族的蔬菜,没吃的时候会煮来吃。我看了看情况,跟我妈说,你的芭蕉树没有围起来,鸡也不知道,你不要跟人家吵骂。我妈当场揍了我一下,搞得我差点晕过去。她的意思是我怎么胳膊肘往外拐,但是我那时候就明白,凡事要讲道理,为什么鸡要吃芭蕉树?是因为我们没有围栅栏嘛。”

对于杨丽萍来说,跳舞也好,母亲的生活态度也好,都要想明白,“活明白了,就不会烦恼、病态、埋怨、不满足。”

她为了自己一生钟爱的舞蹈,放弃了爱情放弃了当妈妈的幸福,还把对舞蹈全部的爱分于了自己的侄女,她爱舞蹈,爱大自然,爱生命都付出了全部的精力,可是就是没有好好地爱国她自己。

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已经年仅花甲了,人生短短几十年她用生命演绎着自然和生命的魅力,甚至都没有好好地爱过她自己的青春。哪个名人背后会是一帆风顺,我们孔雀公主杨丽萍已经不再年轻,愿上帝保佑她无病无灾快乐幸福地永恒魅力。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