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广州,你见过凌晨12点后的麦当劳吗?
2018-03-11 15:22:40
  • 0
  • 0
  • 2
  • 0

你有没有想过

白天里充满欢乐嬉笑的麦当劳餐厅

到了凌晨

会是怎样一个状况?

当城市入夜,一切归于宁静

到24h营业的麦当劳餐厅的人

都是些什么人?

问大家一个问题,你印象中的麦当劳是?

——甜品第二个半价

——每次开心乐园餐都有好玩的玩具

——经常去借厕所

……

答案可能层出不穷

但这些,都只是它的表面

拨通麦当劳的顾客关怀热线

工作人员没法准确地告诉我们

现时广州市内麦当劳的具体数量

他表示地图上显示的306家应该是正确的

而在大众点评中我们则搜索出了293家麦当劳

其中有108家为24小时营业

我们花了好几晚通宵

从荔湾区出发

跨越了越秀区、白云区、天河区、海珠区

历时5个多小时,奔驰了40.8公里

10家麦当劳,遇见106个人

试图聆听他们的故事

广州市民政局流浪救助的网页上提到

关于“生活无着落流浪乞讨人员救助”方法

“救助期限一般不超过10天”

而麦当劳

除去繁琐的程序,没有时间的限定

成了“城市难民”最大的收容所

“寄宿”于麦当劳的情况不仅出现在国内

还在世界各地同步上演着

我们甚至不敢想象在这个地球上

还有多少人以这种方式过着他们的生活

“麦难民”这一词因此而來

指那些“无法负担租金而被迫寄居于

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内的人士”

在深夜的麦当劳里

除了年迈、步履蹒跚的老人

还能看到不少衣着整齐的年轻人

他们也正以各种睡姿占据着不起眼的角落

关于“麦难民”

人们时常有一个很大的误解

并不是所有在深夜借宿于麦当劳的人

都是流浪汉

他们有的人靠打零工维持生计

工资与房租无法对等

因此以麦当劳为家

见到这样的情景

其实免不了暗暗想着远离

要说“影响市容”,其实也不可置否

但我们都明白

如果能选择,谁又愿意这样活着呢?

流浪者和麦当劳员工的“共生法则”

麦当劳人民中路店

位于人民中路儿童医院旁的麦当劳,开业了20多年,陪伴了不少人从牙牙学语到西装革履。

白天是孩子们的欢笑乐园,一个个天真笑脸带着生日帽举行派对,黑夜则是另一片人间炼狱,一个个看不清脸面的流浪汉抱着行囊浅睡。

一位40岁模样的大叔,打扮并不像拮据的流浪者,只比都市人沧桑些,他在桌上趴着,不时抬起头,张望着隔壁一桌正在用餐的年轻人。

起初我们以为他是肚子饿了,或是想要做些可怕的事情,正当那桌年轻人用餐完毕,准备离开时,那个流浪汉大叔也站起身了,吓得我们欲开口提醒那对年轻人要小心。

谁知道那个大叔只停留在年轻人用餐的餐桌旁,他拿起了餐盘,小心翼翼的收拾起年轻人吃剩的薯条和汉堡包装纸,用纸巾擦了下桌面,最后拿着餐盘走向了餐厅的垃圾桶。

直到这一切都做完之后,流浪汉才走回了原先趴着的地方,继续休息。

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流浪者是想要帮着店员收拾。他们知道自己不是无偿在店里休息的,就想到以这种方式来“支付”借宿费用。这貌似是在麦当劳里留宿的“潜规则”,大家都认同了“将欲取之,必先与之”的道理。

观察了一整晚,我们发现,要不是流浪汉影响到客人用餐,或是有不良行为的,麦当劳员工很少会主动赶他们走,大多都是一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从侧面上也印证了中国一句古话:“过门都是客”,既然是客人,就没有赶走的道理。

也幸亏了中国人没有吃完主动收拾餐盘的习惯,才让流浪者们有了发挥自己作用的空间,证明自己并不是一无是处的。

以己之力帮着做点事,一来可以借着客人吃剩的食物来填饱肚子,二来可以为餐厅员工出一份力。麦当劳员工和流浪汉之间,就这么一直以这种温和的方式相处着,倒也和谐。

纵观全世界,这里可能是最“安全”的地方

麦当劳建设六路店

第二天晚上,我们来到了建设六路店的麦当劳,因为地处繁华的淘金商圈,附近很多黑人和白领,想着来看看会不会有些不一样的风景和故事。

建设六路的麦当劳和别处的没太大区别,就是格局更光线明亮。深夜1点,用餐的客人比人民中路店的人要多,零零散散的分布在餐厅四处。数了一下,也有五六桌客人之多。

而在这之中,有一位十分特别的客人,他微微驼着背,缩着身子,低垂着的眼眸不断打量四周,是警惕、是害怕,他游离的眼神里,似乎装载着重重心事。

坐在他身旁的是两名外国人,正在喝着汽水、吃着派,大声的聊着天。我并不知道他们具体在说什么,但是听他们的语气和表情,觉得他们还挺惬意的。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坐在隔壁两张椅子上的他,餐桌上既没有点餐,也没有在蹭网玩手机,大部分时间都在呆坐,偶尔戒备的看看四周围的人。

等了大半个小时,隔壁桌的外国客人离去,这位畏缩着身子的男子终于站了起来,佝偻着走上前,拿起外国人喝剩下的汽水杯摇了摇。发现这一杯喝光了后,放回桌上,再拿起了另一杯掂了掂,似乎剩的还挺多,他就这样拎着杯汽水走向门外。

就当我们以为他就要这样走了的时候,只见他走到了室外的餐桌上,原来他是看到了室外餐桌上的几瓶啤酒罐。

闻了闻瓶罐里液体的气味,确定是啤酒无异后,他以同样的方法分辨出这几罐啤酒的剩余状况,最后似乎是觉得几罐拿在一起太麻烦,就把其中两罐倒在了另外一罐里,拿着走回了餐厅里。

经过这件事后,我们才确定他是一位流浪者。

似乎是外国客人的离去,给了这位流浪者更大的空间,也让他不再那么拘谨。他重新回到座位上后,感觉明显放松了许多,眼神也不再呢么警惕了。

我们也终于鼓起了勇气,上前和他聊一下天,对于我们的到来。他的防备一下子又打开了。“大叔,你今晚在这里过夜吗?”“你今年几岁了?”“你经常来这里吗?”可无论我们问什么,他都不予回应。

就在我们以为这场“交谈”应该无疾而终,打算放弃离开时,这位大叔终于开口了。

他的话语并不十分清晰,大多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们从他的话中,大概了解了他“流落街头”的原因。

从小乡镇来到大城市打拼的人,靠自己努力存了一些钱,没想到被有心人骗了去。血汗钱没了,自然也没钱租房了。后来因为出了意外手受伤,原本的单位也不愿再雇用他,心灰意冷之下,他只好来这里躲一躲寒风大雨。

听了他的话之后,我好像能理解,他的眼神中为什么总是透露着防备了。

为什么不寻求朋友的帮助?现在找到工作了吗?为什么不回家?当我们想要再询其他一些细节时,这位大叔明显不愿意再多说了。

这个世界上,这座城市里,这样的流浪者肯定还有好多好多。他们每个人的身上,肯定都有各种各样的故事。可能悲伤,可能寂寞,可能无人理解。但想要寻求温暖、寻求庇护的心,肯定都是一样的。

有谁一生下来,就想要当一个居无定所、温饱都不能满足的流浪汉呢?但是生活却是不尽如人意的,有时候一个打击,能让脆弱的人再也爬不起来。

再转过头的时候,我看到了这位大叔,终于放松了下来,舒展开了肩背,趴在了桌子上睡去。

不知道广州还有多少这样的人。但是忽然有点感激麦当劳,给了他们这样一个容身之处。

基层人的失意人生

天河商圈

凌晨时分,白天繁华忙碌的天河商圈静了下来,滴滴代驾的司机穿着工作服,一旁放着干净而厚重的背包,熬夜撑着眼皮,托着腮,低着头,刷着手机,等待酒足饭饱,酩酊大醉的车主的呼叫。

这是他的职业,和上万日夜颠倒的工作者一样,脚踏实地地,用双手筑起自己的人生。

比起前几位主人公,这位代驾司机明显健谈了许多。他来自广东一个小镇,来广州打拼已经差不多一年。地盘、保险、保安都做过,可都赚不了什么钱,不要说租房了,有时候景气不好,一天三顿都有一两顿是饿着的。

听到一些相同境遇的朋友的提醒,他才知道麦当劳这个地方,是能够让他暂且休息一下的。

谈到为什么来这里,他无奈的表示是因为无法负担高昂房租,打工一个月,只赚两千块钱,可房租都要一千多了。与其把钱花在房租上,不如花在其他更有用的地方实际。

天河区的高层住宅上,不少人正在酣睡,高楼之下,则是为五斗米折腰的人们。生活和生存虽然仅是一字之差,个中含义却天渊之别。

当时是凌晨5点14分,这一夜,他意识到自己大概不会再接到订单了,这位滴滴代驾的司机便已背上背包走出了麦当劳。他告诉我们,他准备到附近公园,洗把脸好好洗漱,就去接着卖保险了,希望今天能有不错的业绩。

看着他骑脚踏车缓缓离开,剩下落寞而又坚强的背影。

在广州这个消费昂贵

而且发展迅速的城市

麦当劳可谓称得上“货真价实”

价格实惠,座椅舒适

无论严冬还是酷暑

这里的空调和暖气都开得很足

无线网络随时连接

干净的厕所

还有24小时的服务

“跟他们(流浪者)说根本没用,

过不了多久他们又会回来。”

一位麦当劳员工说

不管这座城市有着多么光鲜的外表

实际却是

仍然有许多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

以及在贫困线上徘徊的人

而麦当劳

这个24小时都亮着灯的地方

就成为了他们想去就能去的“家”

而对于暂留一晚的旅人来说

麦当劳那个亮眼的“m”字更是犹如一座灯塔

走进去闻到的不是麦乐鸡的香味

而是家的温馨

在饥寒交迫囊中羞涩的时候

点上一杯热咖啡,坐上一晚

歇息过后

继续启程

在这趟短暂的旅程中

我们遇到过腻歪的情侣

彻夜复习的学生

忙到深夜来买一份宵夜的加班狗

还有在没有接到订单时

百无聊赖玩手机的外卖配送员

通过剪影看到形形色色的人

对有的人来说,这里像家,或许,比家更好

很多事情我们自以为明白

其实未必透彻

24点后的麦当劳

自助点餐机已经关闭

人生百态却刚刚开始上演

麦当劳餐厅

这可能是全广州最开心的地方

也可能是全广州最没落的地方

在这个城市GDP 2w+亿元的地方

有的人还没有落脚的地方

真的有些可惜

幸好有这一个地方

填饱了他们的温饱

给予了他们栖息之处

当凌晨过后

黎明到来

新的一天

会更美好吧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