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作赏析】众人评析冰花的《不是轻浮不是漂》
2017-12-22 09:11:48
  • 0
  • 0
  • 7
  • 0

【作者简介】

 

冰花 ( ROSE LU), 本名鲁丽华。现居在美国。其作品散见侨报等海内外多种报刊及多种合集、年鉴, 并有百余首诗作被译成英文在美国、法国、加拿大、印度、泰国等国发表。有数十首诗歌被制作成中英文朗诵视频广为流传。著有诗集《这就是爱》 (THIS IS LOVE) 、《溪水边的玫瑰》 (ROSES BY THE STREAM)。 其诗歌《荷的心事》获首届“梁祝杯”全球华语爱情诗大赛金奖; 诗歌《不是轻浮 不是漂》和《双面扇》荣获第31届世界诗人大会"相信爱情(Belief in Love)"奖。2013年3月20日央视四台“华人世界”特别播出“冰花,为爱行走天涯”专访节目。诗歌《过年》《辞旧迎新》《穿旗袍的女子》等登上美国大华府2014、2016年春晚,诗歌《元宵的乡愁》登上美国大华府2017年元宵晚会。2017年,获中国新归来诗人优秀诗人奖。

 

不是轻浮 不是漂

冰花(Rose Lu)

河水溢出堤岸

柳枝摇点水面

不是轻浮 不是漂

海水拥抱沙滩

浪花抚摸石礁

不是轻浮 不是漂

【鲁斧(axes)】:

这首小诗很值得玩味,因为这短短的六行三十八字里有着丰富的内涵。我欣赏她,因为她美。 她的画面美,她的音韵美,她的心灵也美。全诗不着一个爱字,但爱意浸透了每一个字。她对真情的赞美,对珍惜真情之情的讴歌,令人感动,令人回味。

本诗写景采用电影中蒙太奇的手法,二场景、四镜头、八演员,美轮美奂,言简意赅。情节上循序渐进,层层推演,自然贴切,毫无矫揉造作。

本诗的音韵美主要在于她的节奏美。从河水溢出堤岸,柳枝摇点水面, 到海水拥抱沙滩,浪花抚摸石礁,你仿佛可听到钢琴名曲正一浪高过一浪从前奏走向高潮的主旋律。而那两句“不是轻浮 不是漂”,正是所有名曲中必然会有的与主旋律相对应的对话。这个对话虽然不是主旋律,却是不可或缺的。主旋律的涵意很大程度上是要靠对话来诠释补充的。 而在本诗中,“不是轻浮 不是漂”是点睛之笔, 全诗的主题全由此句托出。“不是轻浮 不是漂”,这句画外音,这句内心独白,与主旋律形成恰如其分的对比。 说它恰如其分,是因为它前后一致,语调平和,说明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即使是下意识,也是恒久的经常的下意识。说它恰如其分,还因为它完美地表现了主旋律与内心独白间的矛盾与张力。这个张力的递增完全是由于主旋律的展开,而并非内心的改变。主旋律的展开对内心的改变影响微乎其微这个事实本身就是对“不是轻浮 不是漂”绝妙的证明。

“不是轻浮 不是漂”,说的是“这是真切的,这是专一的,这是真情。”全诗的写景叙事都是隐喻这一主题。 “河水溢出堤岸”,暗喻这个情是有根源的,在时间上是慢慢地逐渐地增长的,在程度上是深厚的,在势头上虽然缓慢却是不可逆转的、不可阻挡的。这堤岸是某种障碍,或是火候不到,或是主人关于轻浮与漂的煎熬,或是对方的木讷,不一而足。从情节发展来看,“河水溢出堤岸”是前奏, 描写主人的春心躁动、春潮暗涌、芳心的难以抑制。总之是春意盎然。

“柳枝摇点水面”, 说的是河水溢出后,柳枝禁不住试探着在水面轻点,挑起一个个涟漪。整个画面洋溢着轻松快乐。 这时,主人并未忘乎所以,而是在内心自我肯定:“不是轻浮 不是漂”。

下一步,镜头转向海边。“海水拥抱沙滩”,淡水变咸了,有了浓郁的味道,也有了苦涩。这里的拥抱显然是全身心的、渗透性的,也是不可抗拒的。“浪花抚摸石礁”就更进了一步,这里暗示了主人的主动。就在这时,主人也未忘记问自己这是不是真情:“不是轻浮 不是漂”。

全诗词用来隐喻的事物除了柳枝点水外,都可以是汹涌澎湃、气势滂沱的。 但是在诗中,它们都取了一种柔情的姿态。 这种激烈现实与平和内心的强烈对比更加突显了主人对真情的无限珍惜。

冰花,谢谢你。 好诗像一茶杯美酒。

【一真】:

柳枝,河面;浪花,沙滩;“相依相伴”的物象。

“不是轻浮/不是漂”背后的“而是”意味---而是厚重/而是深沉,“不是...不是...” 的重复强调作用。简洁而意味深长的“诗意”就出来了。

“柳枝”为什么能摇点河面?难道不是因为“向水而生”的柳树“深深”地扎根于河岸? “浪花”怎样才会飞上海滩?试想如果没有“厚重”大海中的波动?

还能再引伸吗?当然 ---“柔情似水”的背后,往往有着根植于心底深处的那份“爱的厚重”,用axes (斧)的话来说--“真情”。

如果说“柳枝-”/“浪花-”,是多少带点浪漫情调的“柔情”物象,那么,接下来的诗句中,无数眨着眼睛的星星,转瞬即逝的流星,则巧妙地构成了现实世界中“情感时空”的意境:芸芸众生,我们每个人的情感“星空”中,有着漫天的星星,虽然我们知道,看起来冷如冰霜的星星,其实大多比太阳更炙热,但是因为“遥远”,我们无法感受到,我们甚至都不曾“眨眼”相视;而能点亮我们“星空”带给我们光和热的,却只是一些瞬间的体验--犹如流星划过,然而,我们真切地感受到的那份“光亮/挚热”是那样地恒久,使得我们无悔于同样的献出......

很欣赏冰花诗中的诗意,可以读出的还很多......而且每个人的读解自然会不同,这就是“读者交流”的意义所在。我读axes (斧)的赏析就既有“会心一笑”,又有“出乎意料”,更有令我“眼前一亮”的感觉......

冰花好,一点看法:“海水”和“浪花”,“同宗同源”;“河水”和“柳枝”呢?为求诗句工整(又不至于害意),也为了使“柳枝”在诗中不显得“孤单”,用“柳浪”(溢出堤岸)是否更好一点?“柳(新/嫩/绿/......)枝”(摇点水面)?

一点联想:柳树极易生长,有所谓“无心栽柳柳成行”之说,好像是栽哪里都能长,其实不尽然,柳树有很强的“向水而生”习性,靠河岸一边的柳枝会因根系的“向水性”而“疯长”(溢出?),即便是“江南春旱”年份,也总能见到柳枝“摇点水面”;如果是“河水溢出堤岸”,那就会是另一番景象:柳枝“荡漾水中”.....

谢谢冰花!

【怀鹰】:

河水溢出堤岸

柳枝摇点水面

不是轻浮 不是漂

海水拥抱沙滩

浪花抚摸石礁

不是轻浮 不是漂

诗人的创作灵感有时来自一个很简单的构图,或情绪上小小的触动,也许旨在表达这种灵感或这种触动,并没有太大的容量—比如社会容量,思想或哲学的容量,顶多是情感的容量。像这样的创作不牵涉什么主义,甚至也谈不上深刻的“意义”—— 这不是诗人追求的目标,诗应有更宽广的天地,情感里微小的涟漪,并不拒绝诗神的造访;而我认为,任何一种思想感情的微光,只要能完善、独特的表达,并达到艺术欣赏的层次,那就是一种真实和美。

就像冰花的这首仅有六行的小诗。诗的长短不是决定诗的质量的条件,短诗自有短诗的“纯度”,诗的内容并不是波澜壮阔的场面,简单的构图更具有外延的“弦外之音”。诗中所描绘的自然景观,千百年来如此,虽然时空不断转移,迭变,但主旋律依然不变—那就是和谐,一种微妙的感触,当然,你可以从诗中去联想,什么样的联想都不妨碍诗的构图和节奏。

这是一首有图有景有声音的诗,自然谐调的节奏蕴含其中,那是一种不经意的挥洒。诗人伫立堤岸,宁静的河水从心里溢出,一种极其缓慢的节奏由于柳枝的轻点水面而扩散。柳枝轻摇是因为有风,河水溢出堤岸也正因为风力的作用,风在诗里是看不见的无形的手。这样的一幅画面很有水墨的古韵,诗人的眼光却越过这般的情致,用感叹似的语气把这幅画面连接起来,半是嘲讽半是惘然,又有一点“解画”的意味。河水、柳枝的动作是自然形成,并非“轻浮”的暧昧,漂是漂流,大概带点自我放逐的色彩;诗人的影子看来有点孤清了。

堤岸是近景,沙滩则是远景了。从这个视角望去,小河的出口便是海。镜头由小及大,由细及粗,由近及远,浑浑然自有一种“暗流汹涌”的声势。“海水拥抱沙滩”是情,“浪花抚摸石礁”也是情,整个大自然,其实流动着至圣至洁的情和爱。我们的胸怀该当如此,不仅要像小河那样细水长流,也像大海那样宽容,不必去理会世俗的眼光,尤其是写诗的人,更要超越,要说轻浮也好,漂也好,换另一个角度来看,倒是褒义词了,那也是诗人的自我肯定!

两节诗有对仗,却不呆板。一河一海,姿态万千;一柳一浪,充满浪漫的氛围。看似情绪澎湃,实则心静如水。远近遥相呼唤,那是诗人和大自然的一种互相融合的波动。

【谢景林】:

这首小诗,前后共分两节。其中的“水”字,是全诗的一个“符号”,代表了诗人的“情感”。它把两节诗连在起来。值得注意的是,前节是“河水”而后一节是“海水”。这样,就理解了“不是轻浮 不是漂”的内涵。

我以为,前节,极言“情感”之“满满”和“情感”之“激越”,以至于不顾他人的不理解;后节,极言获得“情感”追求之愉悦、缠绵与快慰。

倘若,我前面所说的,还有些道理的话,那么,前后两句“不是轻浮 不是漂”,其意味就迥异了。前者是对“质疑者”的否决;后者是诗人的一种“宣示”。

有人说,这是一首两性的爱情诗,这可以;那么,要说这是一首赤子的家国之抒怀诗,可以吗?这也无可厚非。这正是诗人留给读者的一个想象“空间”。

我觉得,欣赏者,对诗的品评,仅凭的是·一己之想象、感觉而已,其往往是一种“瞎子摸象”罢了!因此,希望网友们不吝赐教!

【乃安】:

河水溢出堤岸

柳枝摇点水面

不是轻浮 不是漂

好一句:“不是轻浮 不是漂”,它深深地吸引了我。

以“柳”作咏诗填词的主题,是很古老、很古老、而且可归属太常见之类了。当然,写“柳”的人越多,也就越难写出新意。最为人们熟悉的“柳”,常用作形容人的不稳定性。因为它又细又长的枝条,往往随风飘荡。“杨柳条随风倒”、“东风吹往西飘、西风吹往东倒”等的语句在儿歌中都能听到;其次是柳树上的飞花,我们也称柳絮、杨花的,更是被人们认为是飘零无根之物。着名的一句:“柳絮因风起”,使才女谢道韫扬名了千年。它往往用来比喩妇女飘荡不定、水性杨花,轻浮之意。于是,两者的叠加,更增添了“杨柳”宿命的悲剧和它不稳定性的整体效应。这种比喻广见于李商隐、李清照、纳兰容若等名家的古诗词中。而冰花的诗句却把“杨柳”的轻浮、漂泊、动摇、无根等等的典故彻底颠覆了。

在此,她首句用了“河水溢出堤岸”。这是事情的因,其果是造成了与柳枝的接触。事出有因啊!而柳枝的“摇点水面”,正如一个少女对男性的献殷勤,有礼貌地伸出手让他亲吻手背一样。柳条还是和母体有联系的,它既不是无根的飞花,也不是轻浮的随风漂落呀!

待看,紧连着的下段:

海水拥抱沙滩/浪花抚摸石礁/不是轻浮 不是漂

“柳”的谐音为“留”,这就是古时候为什么在送别亲友时总是折柳相赠以表挽留,兼有欲留而又留不住的情意。就像海水去拥抱沙滩、浪花在抚摸石礁,潮起潮落的原因,它们同样不是轻浮不是漂呀!

诗人通篇未提一个“爱”字,然而,她把柳枝、海水、浪花写在一起,又赋予它们摇点、拥抱、抚摸的拟人化的动作,使它们成为诗人浓烈感情的投射物。在这里,字里行间表露的都是“爱”。然而,“爱”字却始终被隐藏着,这也就使爱意更浓。未知,这种解读是否过度?

诗是万千心事纠结一起,终于脱口的一瞬间。这种流露往往最是真切感人!所谓情之所至即诗之所出。读冰花的诗就像那溜滑溜滑的水,它是无形的,在渴时只要你一喝,还未等你回味过来,一瞬间,它就顺着滑溜了下去。整`一个“爽”字!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